<nobr id="jdvxx"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delect id="jdvxx"><i id="jdvxx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delect id="jdvxx"><pre id="jdvxx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 首頁 > 資訊 > 市場分析 > 正文

          他讓水泥花磚煥發新的生命力!

          2018-07-19 17:07 來源:中國預拌干粉砂漿網

            他通過自己的努力重拾古老花磚的純手工做法,讓更多人找回了對花磚的美好回憶,讓花磚重新回到很多人的廳室、客堂內。

            十年前,林宇鳴和朋友租下廈門華新路 32 號一棟老別墅,開了一間 32HOW 咖啡館。那是他**次見到水泥花磚,“白色的窗幔,落地的窗戶,斑駁的綠蔭灑在五彩斑斕的水泥老花磚上。”

            因為覺得喜歡,他還將咖啡館客廳的花磚紋樣復刻下來,形成咖啡館的視覺元素,找到布料廠將這些紋樣制成咖啡館的窗簾和桌布。

            再后來,他接到做室內設計的項目時,**個想法就是要把花磚用上,跑了很多地方尋找,卻發現這種純手工制作的水泥花磚,市面上已經沒有了。

            他甚至向佛山一家陶瓷廠定制,但*終拿到手的是花紋粗制的瓷磚不是花磚。也是在這個過程中,他才了解到,這根本就不是燒制的瓷磚,光滑的表面也并非上了釉的,而是一項手工制作的水泥工藝,于是開始嘗試了解花磚。

            32HOW 咖啡館所在的華新路上有不少老房子,這一帶也是廈門使用水泥花磚鋪設地面*為密集的區域。據說 20 世紀初,不少闖蕩南洋歸國的華僑們,以及在鼓浪嶼的一些領事館,會通過進口的方式,把花磚從其他西方國家跟東南亞國家運到廈門來。

            *早關于廈門花磚的記載,是美國牧師 Rev. Philip Wilson Pitcher 在 1910 年完成的《廈門方志》,在這本地方志里有一段關于“花磚”的記載:“廈門士紳住宅中,這些純東方的家庭中沒有地毯,只盛行花磚鋪地。”

            1920 年代,爪哇華僑陳森嚴創辦的中國**家水泥花磚廠“南洲”在鼓浪嶼投產,由于色彩豐富,圖案美觀,光滑耐磨的優點,花磚漸漸流行開來。到了 1980 年代末,僅在閩南地區,就有 400 多間制造花磚的廠房。到了 1990 年代,花磚繁復的手工操作,被工業化更快速便捷的瓷磚、大理石材等淘汰,工廠倒閉,花磚工藝在市場上漸漸消失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復興民藝并不是驅動林宇鳴制作水泥花磚的直接動力。

            見南花創始人林宇鳴

            2010 年左右,他在設計上遇到了瓶頸,“我其實是做設計的,我覺得自己此生是一個設計師,但設計總是會遇到一個階段的瓶頸,你會覺得自己有好幾年,現在自己做的東西跟四五年前做的東西沒什么區別,或者在思考、能力層面幾乎沒有根本的變化,一直停留在那里。”

            幾年時間在福州、廈門輾轉過幾家廣告公司的他,陷入了缺乏成長空間的困境,職位的攀升也難掩他“想要造一艘船、蓋一棟房子”的設計師野心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,他想要深入一個工藝去研究,木頭、陶瓷、玻璃都是選擇,“但是想到做水泥花磚這件事情之后,我其它的基本都不考慮了,就一下子其它的東西全部消失了,因為沒人做。”

            設計師之外,他又多了一個身份,“見南花”手工花磚廠廠長。

            把設計表達限定在水泥花磚領域,并沒有讓他受到限制,反而樂在其中。“像安藤忠雄,他幾十年前就把自己的材料限制在清水混凝土,即使是這樣子,也能做出極其優秀的設計。”林宇鳴告訴我們,“到了一定年齡,設計能力提高后,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,哪個領域哪怕都只做一點點,這一輩子也做不完。但如果你有一天把自己限定在一個范圍內,你會發現別的路都沒了,你只有往里面去挖,去找深度,對我來講這個深度會更有吸引力。”

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通常情況下,廣度人人都可以做到,而深度只有深入進去才會發現更多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他更愿意把做花磚看作一次機緣巧合,“你說做水泥花磚的過程其實是臟的,有很多灰塵有水有水泥,但它*終呈現出來是美的,它在往后的時間里還會越來越美。”

            “浮游”是見南花設計的**款花磚圖案,設計師的靈感來源于劍麻這種植物的形態,經過元素的抽象化形成簡潔、交疊的曲線,賦予了花磚圖形一種輕柔的流動性,仿佛柔軟的植物在水中或風中擺動的瞬間;配色的靈感則來自亞熱帶的陽光照在地中海建筑上的色彩,不同飽和度的粉、藍、綠、灰、白構成悠閑歡快的氛圍,豐富了圖案的想象空間。

            手工制作水泥花磚的工藝并不復雜,林宇鳴原本以為半年就能學會的手藝,*終卻耗費了近三年時間。

            動手之前,他收集、閱讀了大量與花磚相關的資料和書籍,從廈門、漳州、泉州的老建筑、番仔樓里見識了個各種各樣的花磚,又一路尋訪到越南、歐洲,看到了因為工業化和利益驅動轉行的工廠和手藝人,也在花磚工藝繁盛成熟的歐洲,見過五六十年來仍在良性運轉的老工廠,終于搞明白了花磚的來龍去脈。

            他開始生產花磚的嘗試,沒有找師傅,自己研究,一切從零開始。包括建立廠房,購買、調試花磚生產設備,自主設計花磚生產模具,以及調配花磚花色顏料,都是自己摸索著來做,就連工廠的**批匠人,都是他親自培訓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通常情況下,制作一塊花磚需要 20 天左右的時間。先用銅片銅條制作出花案模型,按比例配料,在模型中一次注入水泥色漿。注色之后,覆蓋一定比例的水泥基料,基料充分吸水之后,再用機器加壓,就可以成磚脫模了。初步作好的磚塊需要在架子上面晾曬一個晚上,在水中浸泡三到七天之后,進行打磨、清洗、晾干等步驟,*后表面打完蠟就算完成了。

            看似簡單的工藝,卻因為工序繁多,任何一個環節的誤差,都有可能導致成品出現問題。比如沙子、石子種類的選擇和不同的配比,純度太高會更容易裂開,養護時間也會影響花磚硬度,以及氣候太潮濕也會延長花磚成型時間等等。

            更為關鍵的是,因為花磚是手工制品,工人每次注漿也都不一樣,每個花色之間間隔的距離小的只有幾毫米,不小心可能就會混色,無法保證線條的清晰度和規整度。

            直到 2014 年,反反復復失敗過無數次后,才生產出**片合格的水泥花磚。

            水泥花磚部分紋樣庫,包括采集自世界的經典花磚圖案,見南花新設計,與藝術家的合作,以及復刻系列、博物館系列等。

            2015 年,“見南花”的微店上線,而差不多同期,Airbnb 和棟梁的“以家為名”合作項目由設計師 UMA WANG 等打造的上海概念空間,頂樓局部區域也使用上了見南花的花磚。到了 2015 年年底,見南花產量從每個月幾百平方米提升到 800 至1000 平方米,走出品牌良性運作的新一步。

            跨過了*難熬過去的這三四年,他“突然感受到自我的成長”。一門心思探索一門工藝,聽起來是美好的事,但這同時還意味著因放棄廣告公司的高薪而舍棄的理想生活,以及無法照顧到家庭的難題。

            “研究花磚三年多是我經歷的一段特別艱難的日子,很長一段時間,你看不到前面的路,拼命做,不停地投入,但你不知道這事情能不能成,每天都只有壞消息,晚上睡不著,一閉上眼睛全部都是糟糕的事情。跟家里人的關系也特別緊張,特別脆弱。”

            待到產品做出來時,林宇鳴才意識到這個事情開始變得有價值,而之前深陷其中時是看不到的,壓力很大,狀態糟糕,要養活員工,還要回應家人的質疑。

            “在無法堅持的時候再堅持一下,這是我到這個年齡的感悟。”在制作過程中突破一個關鍵點后,他甚至做出過自己覺得只有在肥皂劇里才會出現的情節,在雨天沖出去把衣服脫掉淋雨。

            其實,林宇鳴本可以不走這條耗時費力的“彎路”,找個老師傅來教,會輕松很多,但他還是堅持自己來做,于他而言,做出一片好的好磚只是個開始,他也想從反復探索實驗的過程中,找到水泥花磚在設計上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“為了持續做想做的事情不得已做一些不擅長、并不很喜歡的東西,而且必須要做好,必須要挺過去。”林宇鳴說。“我不相信這件事情做不成,做不成的話就是我的能力、我的方法有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2014 年,“見南花”品牌正式成立,這個名字意為“出現在南方的古老花磚”。談到命名,林宇鳴介紹說,一是因為中國**家花磚廠叫南洲花磚廠,帶著一種懷念與致敬,另一個原因是重見南方古老花磚。他通過自己的努力重拾古老花磚的純手工做法,讓更多人找回了對花磚的美好回憶,讓花磚重新回到很多人的廳室、客堂內。

            在投入足夠多的時間與精力在鉆研花磚這件事之后,林宇鳴也變得愈發喜歡它。他在廈門許多老房子見過使用了上百年歷史的花磚,隨著長時間的使用、清潔、養護,磚的表面會形成包漿,圖案色彩會因此顯得愈加鮮艷和潤澤。

            “瓷磚的圖案以印刷為主,幾乎沒有毛孔,好似玻璃,而我更偏愛有毛孔的水泥,有皮膚般的觸感。”

            現在,在國內,談到水泥花磚,了解的人都會提到“見南花”。

            更多商業空間也有使用花磚的嘗試。比如廈門共想設計的設計師朱鷺欣、鄭傳露操刀室內設計的鼓浪嶼 1930 精品酒店,兩棟建于 1930 年的西式洋房里,純木色配合老式花磚,既恢復了廈門老別墅的原來樣貌,又多了一份歐式的簡約美感。

            而臺灣臺中歌劇院內,一個集合咖啡館、書店、購物店等業態的綜合空間,餐廳地面也鋪以“見南花”的花磚,創造出一種壯觀華麗的舞臺布景,符合歌劇院氣質的就餐環境。

            熬過了“了解”花磚的**階段,林宇鳴認為現在的第二個階段“就是玩唄”,探索花磚的技術革新和藝術發展。比如是否可以在傳統 20×20cm 的花磚規格基礎之外,做得更大、更小、更厚,那就意味著側邊可以有不同的顏色或材料,是否可以是立體的,它甚至可以變成展臺、變成容器,或者別的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很多人認為,花磚只是鋪在腳底下的磚頭而已,但我想告訴他,花磚還會以更多形式出現在生活里,桌子、椅子、裝飾畫……”

            帶著這樣的想法,林宇鳴開發了衍生品系列,比如“GOLDENCEMENT 金色水泥”系列產品,就是設計師對水泥花磚再生利用的一次嘗試。在制作花磚的過程中,產生了許多因手工與材質的不可控而產生的報廢品,有的因色彩錯版,有的因磚體碎角,有的是開發測試品或富余的樣品。

            如何再利用這些報廢品?林宇鳴思考了很長一段時間。*后他把缺了角的花磚經切割獲得完好的局部片段,再打磨,而后以黃銅包裹,變成了紙鎮和磁吸。*近又添入了書立等新品。

            因為國內做花磚的團隊很少,且幾乎沒有水平相當的競爭對手,林宇鳴并不太關注這個市場的變化。如今,“見南花”保持著一年一次對外發聲的頻率,比如連續三年參展“設計上海”,也是每年一次的自我總結機會。

            展位前的支架上擺著一個 iPad,循環播放著花磚的制作過程。就像林宇鳴*初見到花磚也搞不懂它與瓷磚的本質區別一樣,聚集在展位前的觀眾也抱有各種疑問,“這是用在地面還是墻面”,“硬度夠不夠”,“為什么不用機器做”,以及“純手工有什么不一樣”等等。展覽看起來更像是一次關于水泥花磚的小型科普交流會。

            今年,見南花計劃在上海建立**個城市展廳,作為品牌體驗的首個線下空間。林宇鳴告訴我們,他希望這個空間不只是陳列產品,而是一個特別、有意思的空間,比如可以是一個兩層樓的 Airbnb 房間,樓上是可以住人的房間,樓下作為展廳,或者是寺廟這一類這種奇奇怪怪的開放式空間也可以,但前提是有人愿意合作。

            在經歷了那段“漫長的三年”煎熬后,現在很少有事情能夠困擾到林宇鳴。

            包括改進工藝,改進流程,擴建工廠都是接下來一步步會去做的事,而說到時間精力不夠用,人力短缺這些問題,他的回答是“不夠,我就慢一點,這個品牌慢一點,它也不會死。

          如果您有親自撰寫的相關行業類文章或一手的優質稿件,那么您的文章可以:
          如果您的企業想要在平臺曝光,您還可以  

          精彩視頻

          進入視頻頻道
          閱讀下一篇
            2018年6月26日,廣州環博空凈創新技術與空凈新風行業碩博論壇,無疑是行業眾所矚目的技術交流盛會!本次會議誠邀了深圳奇道科技參會,奇道科技歷經了6年之久的技術研發沉淀,逐漸走向了成...

          (c)2005- 淄博誼朗網絡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5006087號-22 魯公網安備 37030402000958號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男女爽爽无遮挡午夜视频

            <nobr id="jdvxx"></nobr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delect id="jdvxx"><i id="jdvxx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delect id="jdvxx"><pre id="jdvxx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dvxx"></menuitem>